印光大师:念佛法门是诸宗归宿、成佛捷径(文白对照)

更新时间:2019-11-11 09:55:03 作者: 阅读次数:
念佛法门是诸宗归宿、成佛捷径 原文 四、五年来,未得一晤,不胜忆念。去秋法度监院师来山,云拟往南洋新加坡,祈光与一、二相识之人写一信,俾南洋人无从生疑。光于二十六年战事起后,绝不知山上情景,得度师面述,不胜欢喜。因交度师三百圆,与度师说,祈彼转禀座下,不知度师言及否? 五台为文殊应化道场,在昔高人住止不胜其多。清季以来,国家不暇提倡,以致所云道场,只存寺庙,欲求一清净戒僧,亦甚难得。自光绪三十三年,恒修、乘参二老,发菩提心,于北台顶盖一广济茅篷,光闻其名,心极钦佩,未能觌面谈叙。二老去后,果定上人继志住持,曾见四、五次,亦未详谈。至民二十四年,座下与胡居士来苏见访,其时正在风雨飘摇、存亡莫定之时,直是救亡不暇,何能谈及其余?幸文殊大士加被,俾成永固之业。而各居士闻之,悉为计划将来弘法方针。法度师持聂云台所订章程,有万年僧众道粮基金一条,光阅之,不胜欣慰。以欲转法轮,须赖食轮,若无食轮,道何由修?故为急务。现在江浙各省佛法虽衰,由天灾人祸相继降作,一班在家居士群起而提倡念佛。虽似占僧之佛事财利,然其为佛法之屏藩不在小处。当光绪初,上海各报日载僧人劣迹。其虽有事实,而凭空捏造者居多半。自民国以来,居士修持机关各处咸有,各报馆遂不敢日载捏造之谣言,以诬蔑佛法。近来佛法,约居士边论,似乎大兴,约僧众边论,则绝无兴相。何以故?居士多以念佛为主。僧众之应酬经忏者,日只以为人念经拜忏

\

为正事,修持一事,置之度外。有正念者,归于宗门。 参禅一事,非小根行人所做得到。即做到大彻大悟地位,而烦恼未能断尽,生死仍旧莫出。现在人且勿论,即如宋之五祖戒(五祖,寺名,师戒禅师住五祖寺,故名五祖戒)、草堂清、真如喆,其所悟处,名震海内。而五祖戒后身为苏东坡。东坡聪明盖世,而不拘小节,妓馆淫坊亦常出入。可知五祖戒悟处虽高,尚未证得初果之道,以初果得道共戒,任运不犯戒(任运者,自然而然也)。未证初果者,要常常觉照,方可不犯。初果则自然而然不至犯戒。如耕地,凡所耕处,虫离四寸,道力使然。若不出家,亦复娶妻。而虽以要命之威力胁之,令行邪淫,宁肯捨命,终不依从。东坡既曾出入淫坊,则知五祖戒尚未得初果之道力,说什么了生死乎?真如喆后身,生大富贵处,一生多受忧苦。既知其生大富贵处,又不明指为谁者,得非宋之钦宗乎?金兵相逼,徽宗禅(音缮,传也)位于太子,始末二年,遂被金兵掳徽、钦二宗去,均向金称臣,死于五国城。以真如喆之悟处,生于皇宫之大富贵处,此之富贵也是虚名,一生多受忧苦乃是实事。以大国皇帝被金掳去为金臣,可怜到万分了。草堂清后身作曾公亮,五十岁拜相,封鲁国公。然于佛法亦甚疏远,未及东坡之通畅矣。海印信,亦宋时宗门大老,常受朱防御(防御,武官名)家供养。一日,朱家见信老入内室,适生一女,令人往海印寺探,则即于女生时圆寂。此语杭州全城皆知。至满月日,圆照本禅师往朱防御家,令将女儿抱来,女儿一见圆照即笑。圆照呼曰:“信长老,错了也。”女孩遂一恸而绝。死虽死矣,还要受生,但不知又生何处。秦桧,前生乃雁荡山僧,以前生之修持,为宋朝之宰相,受金人之贿赂,事事均为金谋,杀金人所怕之岳飞。凡不与伊同谋者,或贬谪,或诛戮。卒至死后永堕地狱,百姓恨无由消,遂以面作两条(秦桧与夫人)共炸而食之,名之为油炸桧。又铸铁像,跪于岳坟前,凡拜岳坟者,皆持木板痛打,又向其头其身尿以泄恨。后有姓秦的,作浙江巡抚,谓铁人于岳坟前被人尿,污秽岳坟,投之西湖,俾岳坟常得清净。自后西湖水臭,不堪食用。常见湖中漂几死尸,及去打捞,又沉下去。因兹出示,多来船舫,围而打之,则是铁铸之秦桧与其夫人,并金兀术。知其罪业深重,仍令安置坟前,被人打尿。光于民国十年至岳坟,仍旧尿得污皂不堪。夫以五祖戒、草堂清、真如喆之道德,尚不能了生死。而为大文宗、为宰相,已远不如前生。至喆老为皇帝,而为臣于虏廷,则可怜极矣。秦桧之结果,令人胆寒而心痛。以多年禅定工夫,后世得为宰相。一被金人之贿赂所迷,直成香臭、好歹、忠奸不知之痴呆汉。及至打尿其像,炸食其身,千百年来尚无更改。参禅人以宗自雄,不肯仗佛力以了生死者,倘一念此结果,能不自反曰:仗自力与仗佛力相差悬远,曷若专修净业,以祈现生了脱之为愈乎?宋朝大名鼎鼎之宗匠,来生尚退步于前生,再一来生,又不知作何行状乎? 光宿业深重,生甫六月,后遂病目,一百八十日未一开目。除食息外,昼夜常哭,在老人皆料其不能得见天日。而承宿善根,好而仍见天日,实为万幸。入塾读书,又受程、朱辟佛之毒,幸无程、朱之学问,否则,早已生身陷入阿鼻地狱矣。由是疾病缠绵,空过数年。因思佛法东来,经几多圣君贤相,以护持流通。程、朱之说,不足为训。因出家为僧,专修净业。先师以参究提命,则曰:“弟子无此善根,愿专念佛,以期带业往生耳。”六十年来悠悠虚度,今已八十,尚未心佛相应。若或专仗自力,则其自误,何堪设想?然以六十年之阅历,及详察自他之善根,仗佛力者,尚不易即证三昧,仗自力者,谁是超过五祖戒、草堂清、真如喆以上之人?民国以来,大改旧章,废经废伦,废孝免耻,实行兽化,举国若狂,互相残杀,日事战争。有智识者,恐人道或几乎熄,于是各各设法挽救。明三世之因果,阐六道之轮回。普令老幼男女,同念万德洪名。其间虽不无随人凑闹热,而实有愚夫愚妇得大感应者。今举其二,以显其不可思议之迹。 一,云南保山城内郑慧洪(乃皈依法名,俗名不记得),经商昭通,于民十一年函祈皈依,因以所印之书寄之。彼即劝其父母吃素念佛。其父(名伯纯)乃博学隐士,初专研究《易经》数年,次又研究《丹经》,以其子慧洪劝其学佛,遂又研究禅宗。后则专修净业,与其夫人同求皈依。伯纯,法名德纯,夫人,法名德懿。民二十二年,慧洪由川回滇,道经苏州,住报国寺数日。次年春,慧洪死,其母心疼儿子,服毒,结跏趺坐,合掌念佛而逝。逝后面貌光华和悦,凡见闻者莫不赞叹。保山,乃云南边地,素不知佛。伯纯,以博学宿德,提倡净土,有智慧者稍有信从。其夫人服毒,结跏趺坐,念佛而逝。一邑之人,十有八九皆信伯纯所说,而念佛求生西方矣。若善知识临终,能结跏趺坐,合掌念佛,亦不平常。况以无学问之老太婆服毒而能如是,设非佛力加被,曷克臻此乎?由是知佛力不可思议,法力不可思议,众生心力不可思议。然众生虽具有不可思议之心力,不以佛力法力加持,亦不能得其受用。由蒙佛力法力加持,俾众生心力完全显现,故得毒不能毒,现奇特相,以为一方之导。彼以愚妇之资格,尚能现如此之奇特相,而须眉丈夫,堂堂比丘,当亦可以自奋,而决志力修矣。 二则江苏如皋,掘港,陆紫卿(法名德超),稍通文字之农夫。夫妻子女均皈依。其女出家,仍在家住。其子出家,未几死。其出家衣服戒费及送终费,皆彼供给。意欲以田产卖尽,做功德,以免有所挂念。田已卖矣,其兄知之,令其赎回。其兄以弟无子,当以己子承继,谋家产起见,势极凶勇。不得已,觅乡长说其事。其田定规卖得便宜,故乡长不肯令赎。其人进退两难,从乡长家出,即投河而死,其尸直立水中,面西合掌。其家知之,往迎其尸。因寄信灵岩当家,祈于念佛堂立一牌位,方知其事。此去年腊月八日事。世有立化者,然亦不多。德超投河而直立河中,较彼平地立化者为奇特。设非通身放下,决期往生者,能如是乎?夫以五祖戒、草堂清、真如喆之所悟,声震全国,死后为宰相、为皇帝,其道力已退步,而况了生死乎?此二人,乃愚夫愚妇之资格,临终横死,比得道之善知识无少轩轾。可知自力之不足恃,佛力之难思议。 近世为僧者,率以参禅为无上乘,念佛为愚夫愚妇之修持。今谓古之参而大悟已证者,则其神通道力固非凡情所能测度。其大悟而未证,如五祖戒等,能如此二人之景象乎?一则专仗自力,一则兼仗佛力,故致上智不及下愚,弄巧翻成大拙也。故《大集经》云:“末法亿亿人修行,罕一得道,唯依念佛,得度生死。”由是元、明以来,凡宗家知识多皆提倡念佛,如中峰本、楚石琦等。莲池悟后,主张净土,彻悟悟后,废参念佛,以观时之机,不得不然。如夏葛而冬裘,渴饮而饥食,不可死守一法。相宜而行,则有大利而无少弊矣。又净土一法,普利群机,实为如来一代时教中之特别法门,其利益超出一代通途教理之上。古德谓:“以果地觉,为因地心,故得因该果海,果彻因源”,可谓最善形容,妙无以加者矣。而况莲宗四祖法照大师,亲见文殊,示以念佛。可不仰遵圣意,专主念佛?尚欲仗自力而弃佛力,只图撑大门庭,不计得益与否,慕虚名而轻实益,其丧心病狂,何至如此之极乎?按《高僧传》三集《法照大师传》云:大师于大历二年,栖止衡州云峰寺,屡于粥钵中现圣境,不知是何名山。有曾至五台者言:必是五台。后遂往谒。大历五年到五台县,遥见白光,循光往寻,至大圣竹林寺。师入寺,至讲堂,见文殊在西,普贤在东,据师子座,说深妙法。师礼二圣,问言:“末代凡夫,去圣时遥,知识转劣,垢障尤深,佛性无由显现。佛法浩瀚,未审修行于何法门最为其要。唯愿大圣断我疑网。”文殊报言:“汝今念佛,今正是时。诸修行门,无过念佛,供养三宝,福慧双修。此之二门,最为径要。所以者何?我于过去,因观佛故,因念佛故,因供养故,今得一切种智。故知念佛,诸法之王。汝当常念无上法王,令无休息。”师又问:“当云何念?”文殊言:“此世界西,有阿弥陀佛。彼佛愿力不可思议。汝当继念,令无间断,命终之后,决定往生,永不退转。”说是语已,时二大圣各舒金手,摩师顶,为授记莂:“汝以念佛故,不久证无上正等菩提。若善男女等,愿疾成佛者,无过念佛,则能速证无上菩提。”语已,时二大圣互说伽陀。师闻已,欢喜踊跃,疑网悉除。此系法照大师亲到竹林圣寺蒙二大圣所开示者。《清凉旧志》被无知禅僧将所开示改作禅语,殊可痛恨。近修之志,按《高僧传》三集《法照大师传》录,不标《清凉志》者,恐不知者以旧志阅之,则反为疑谤,瞎正法眼,断人善根,罪莫大焉。此段前后俱略,其开示处一字不遗。唯于”照“字,为顺口气作师字,特为标明。 五台,乃文殊应化之道场。文殊,乃七佛之师。自言:“我于过去,因观佛故,因念佛故,今得一切种智。”是故一切诸法,般若波罗蜜,甚深禅定,乃至诸佛,皆从念佛而生。过去诸佛,尚由念佛而生。况末法众生,业重福轻,障深慧浅。藐视念佛,而不肯修,意欲一超直入如来地,而不知欲步五祖戒、草堂清之后尘,尚不能得乎?禅宗自梁发源,其教人亲见自性之法语,虽高超玄妙,犹有文义。六祖后,南岳、青原二祖遂用机锋转语,唯恐人以解义为悟,而不能实证,故以此法,杜妄充悟道之弊。而其参究工夫,大非易易,多有数十年尚未彻了者。赵州八十,尚南北参叩,故云:“赵州八十犹行脚,只为心头未悄然。”可知此种大根行人尚如是之勤劳,况根性下劣者乎?至宋而禅道仍大兴,则实证者盖寥寥矣。即如五祖戒,乃非常之人,为云门偃之法孙,为宋大觉琏国师之法祖。门庭高峻若龙门然,学者每每望崖而退。在当时之声望何等赫然,而只一见惑尚未曾断,说什了生脱死,超凡入圣乎哉?戒公后身为东坡,乃缁素通知。守杭时,尚不拒妓女来往,可知仍是具缚凡夫,连须陀洹之初果尚未曾得。今人谁有五祖戒之道力,犹欲仗自力以了生死,而又高推禅宗,藐视净土。其故何哉?一则以少阅经典及《华严经》。或曾阅过,绝不注意。二则不知禅家宗旨,无论问佛,问法,纵尽世间所有为问,答时悉皆指归本分,绝不在佛、在法及在诸事上答。所谓问在答处,答在问处。若认做按事说者,则完全错会了也。而今人业深慧浅,每将直指本分之话,认做解义训文之词。如赵州云:“老僧念佛一声,漱口三日。”及“佛之一字,吾不喜闻。”个个认为实话,遂以念佛为不屑而藐视之。不知赵州“佛之一字,吾不喜闻”下,有问:“和尚还为人否?”州曰:“佛佛乎。”有问:“和尚受大王如是供养(赵国父子二王及燕王,均恭敬供养。)如何报答?”州云:“念佛乎。”又僧问:“十方诸佛还有师也无?”州云:“有。”问:“如何是诸佛师?”州云: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乎。”夫“念佛一声,漱口三日”,与“佛之一字,吾不喜闻”,及以佛佛为人,以念佛报恩,以阿弥陀佛为十方诸佛师,皆是指归本分之转语。若将前之二语认做实话而实行之,必至谤佛谤法谤僧,永堕恶道。若将后之三语认做实话而实行之,必至业尽情空,现生证圣,往生上品,渐至成佛。此二种话,各禅书均一齐同录。前二语,凡一切人皆常提倡。后三语,吾数十年来未见一人言及一句者。前后所说皆归本分。后三句,纵不会赵州之意,其利益比会得赵州之意更大。以虽不会赵州之祖意,乃是遵如来金口诚言之佛教。前二句,纵会得赵州意,也不过是开悟而已,其去了生死尚大远在。何以一人之话,会不得当做实话,其祸莫测,而人人提倡?会不得当做实话,其利无穷,而举世无闻?良由最初未遇真善知识,不在己躬研究,一闻希奇相似辟驳之话,则中心悦愉,常常提倡。不知古人令人亲见本来之直捷话,认做鄙弃念佛之谤法话,末世此一类人甚多。除知自谅,有涵养,决不肯以测字之法为参宗之法者,不受其病。否则,悉是以误为悟之流,尚可以循例而行,不思改革乎?况且各处居士,护持广济之心极其热烈,若犹以参禅之名自命尚可。若以仗自力不能得大利益,将何以报答诸居士之热心,又何以奋发诸居士之道念乎?光愧无才德,然以出家六十年之阅历,本不敢对一切人说。但以果定上人与和尚均肯垂青枉顾,兼以年已八十,朝不保夕,不以光之所知,供碧山常住,实抱歉之至。 念佛法门,乃律、教、禅、密诸宗之归宿,人、天、凡、圣成佛之捷径。一切法门,无不从此法界流。一切行门,无不还归此法界。小知见人,均谓是愚夫愚妇之法门。岂知华严会上,善财以十信后心,受文殊教,遍参知识,随闻随证。末后至普贤菩萨所,蒙其加被开示,所证与普贤等,与诸佛等。普贤为其称赞如来胜妙功德,令其发十大愿王,以此功德,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以期圆满佛果。并劝尽华藏世界海诸菩萨,一致进行,求生西方。夫华藏海众无一凡夫、二乘及未破无明之权位菩萨,最下者,即为圆教初住。其人已能于无佛世界现身作佛,及随类现种种身,以度脱众生。此后从二住,以至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、等觉,位位倍胜。是诸菩萨皆以十大愿王求生西方。彼何人斯,敢与彼抗?由是知念佛法门,实为十方三世一切诸佛,上成佛道,下化众生,成始成终之总持法门。故得九界同归,十方共赞,千经并阐,万论均宣。以其是以果地觉,为因地心,而即得因该果海,果彻因源也。伏愿和尚愍光愚诚,观时之机,辍参念佛。遵文殊、普贤之圣训,步彻悟、莲池之芳尘。俾学者咸得现生了脱之益,令护法同预莲池上善之会。三世诸佛,悲心大慰于寂光。五宗列祖,破颜微笑于真际。巍巍五台,既有弘成始成终之人。芸芸佛子,当齐修心作心是之道。不知和尚肯垂听否?若曰:“人各有志,何可强逼。汝守汝法,吾行吾道,”亦只自愧狂妄,不敢再渎。祈将此书寄回灵岩,当于大殿文殊菩萨前焚之,以表光区区为五台之愚诚耳。——《印光法师文钞》之《致广慧和尚书》印光大师 著述 佛弟子 敬译译文 四、五年来,没能见上一面,非常想念。去年秋天,碧山寺监院法度师来到普陀山,说打算前往南洋新加坡募化,请我给新加坡一、二位认识的人写一封介绍信,使得南洋人不生疑心。印光在民国二十六年,中日战争爆发之后,绝对不知道五台山上的情形,而今能够和法度师面谈山上的情况,我非常欢喜。因此交给度师三百圆,对度师说,请他转交禀告您,不知得度师说过了吗? 五台山是文殊菩萨应现、度化的道场,古时候高僧大德住在那里的,非常的多。清朝末年以来,国家没时间精力提倡佛教,以致于所谓的道场,只存留下寺庙而已,想要找一位清净戒僧,也非常难找到。在光绪三十三年,恒修、乘参二位老法师,发菩提心,在五台山北台山顶,盖了一个广济茅篷,印光听到这个名称,心中极为钦佩,但没能和二老位法师见面叙谈。二位老人去世后,果定上人继承遗志做住持,曾经见过四、五次面,也没有详谈。到了民国二十四年,您与胡子笏居士来苏州看望我,那个时候正是风雨飘摇,存亡未定的时候(碧山寺事件),真是救亡都来不及了,如何能谈到其它呢?幸而文殊菩萨加被,使碧山寺成为十方丛林永久坚固的基业。而各方居士听闻之后,全都帮忙计划将来的弘法方针。法度师带来聂云台所订的章程,其中有“万年僧众道粮基金”这一条,我看了,非常欣慰。因为要想转承法轮,必须依赖食轮,如果没有食轮,还怎能修道?所以饮食保障是紧急要务。现在江浙以及各个省,佛法虽然衰微,由于天灾人祸相继发生,一批在家居士,都群起而提倡念佛。虽然好像侵占了僧人的佛事、财利,然而他们作为佛法的屏障保护,所做出的功德利益也不在小的方面。在光绪初年,上海的各大报纸,每天登载僧人的劣迹,其中虽然有些事实,而凭空捏造的居大多半。从民国以来,居士修持的佛教团体,到处都有,各家报馆于是不敢每天登载捏造的谣言,来诬蔑佛法。近来的佛法,从居士这边来看,似乎大为兴盛;从出家人这边来看,就绝对没有复兴的气象。为什么这样讲呢?因为居士大多以念佛为主,而应酬经忏佛事的出家人,每天只是把为他人念经拜忏作为正经事务,而自己修持的事,却置之度外。有正知正念的人,都到禅宗道场参禅去了。 参禅这个修持方法,不是下等根机的人所能做到的。即使修行到了大彻大悟的境界,如果烦恼没能断除干净,仍旧不能出离生死苦海。现在人暂且不要说,就是比如说宋朝的五祖师戒禅师、(五祖,是寺庙的名称,师戒禅师住在五祖寺,所以都叫他:五祖戒禅师。)草堂清禅师、真如喆禅师,他们所悟到的境界,名震海内。而五祖师戒禅师转世后就是苏东坡,苏东坡虽然聪明盖世,然而却不拘小节,妓馆淫坊,也常常出入。可见五祖师戒禅师的悟处境界虽然很高,还没证得初果位,因为证得初果位的人得到道共戒,任运不会犯戒。(任运:就是自然而然的意思。)没有证得初果的人,要常常警觉、观照,方才可以不犯戒。初果人就自然而然不会犯戒。例如耕田,凡是初果圣者所耕的地方,虫子离地四寸,这是修道的力量自然而然成就的。如果不出家,初果的圣人也会娶妻子。但是哪怕用性命来威胁他,让他行邪淫的事情,他宁可舍弃身命,终究是不会依从的。苏东坡既然曾经出入淫舍,就知道五祖师戒禅师,还没能证得初果的道力,哪里还说什么了生死呢?真如喆的后身,生到大富贵之地,而他一生多遭受忧苦的逼迫。既然知道他生到大富贵之地,又不指明是谁,难道不就是宋钦宗吗?金兵相逼,宋徽宗禅让皇(音shàn,传的意思。)位给太子,不到二年,宋徽宗、宋钦宗就被金兵掳走,二个人都向金人称臣,死在五国城。以真如喆禅师的悟道功夫,生在皇宫大富贵的地方,这个富贵,也是虚名,一生多受忧苦,却是事实。以一个大国的皇帝,被金兵掳去做了金人的臣子,已经可怜到万分了。草堂清禅师转世后就是曾公亮,他五十岁拜为宰相,封为鲁国公。然而对于佛法也很疏远了,比不上苏东坡对于佛法的通畅。海印信禅师,也是宋朝的禅宗大德,经常受朱防御(防御:是武官名)家的供养。一天,朱家人看见海印信禅师进入内室,这时朱家刚好生下一个女儿,令人前往海印寺探听,禅师就是在这个女儿出生时圆寂的。这件事,杭州全城老少都知道。到了满月这一天,圆照本禅师,前往朱防御家中,让人把女儿抱来,女儿一见到圆照禅师就笑。圆照禅师就说:“信长老,错了啊!”女孩于是一哭就断气了。然而,死虽然是死了,还要到别的地方受生,但不知道又会生到什么地方。秦桧,前生是雁荡山的出家人,因为前生修持的福报,成为宋朝的宰相,受金人的贿赂,事事都为金人谋虑,杀死金人所惧怕的岳飞。凡是不与他狼狈为奸的人,或者被贬谪,或者被杀害。等到死后永远堕入地狱,百姓对他的怨恨无法消除,于是用面粉做成两个长条(秦桧与他的夫人),用油炸了吃,名叫“油炸桧”。又造了秦桧的铁像,跪在岳飞的坟前,凡是拜岳坟的人,都拿木板痛打秦桧像,又向他的头、身洒尿来泄恨。后来有一位姓秦的人,做了浙江巡抚,认为铁人在岳飞坟前被人洒尿,污秽了岳坟,于是把铁像投到西湖里,使岳坟能够常得清净。而从此以后,西湖的水就有臭味,不能使用。老百姓常常见到湖中漂着几具死尸,等到去打捞,死尸又沉下去了。因此政府贴出告示,招集很多船舫,围起来打捞,却原来是铁铸的秦桧像,和他的夫人,以及金兀术。因此,这个巡抚知道他的罪业深重,仍然把他的铁像安置在岳飞坟前,被人捧打、洒尿。印光在民国十年,到过杭州岳坟,秦桧的铁像仍旧被尿得污皂不堪。以五祖戒禅师、草堂清禅师、真如喆禅师的修行功夫,还不能了生死。而成为大文学家,成为宰相,已经远远不如前生。到了真如喆禅师成为皇帝,而被俘虏,做了少数民族的臣子,已经是可怜到极点了。至于秦桧的最终结果,令人胆寒而心痛。以多年禅定的工夫,后世成为宰相。一旦被金人的贿赂所迷惑,简直成了连香臭、好歹、忠奸都不知道的痴呆汉。被百姓板打、洒尿他的铁像,炸食他的身相,以至于千百年以来,还是没有改变。参禅的人以禅宗自夸,不肯依仗佛力来了生死的人,倘若一想到这个结果,能够不自我反省说:“依仗自力与依仗佛力,相差太远,不如专修净土法门,以祈望今生了脱生死,不是更好吗?”宋朝这些大名鼎鼎的禅门宗匠,来生还要比前生退步,再到下一生,又不知道成为什么样子呢? 印光过去世的罪业深重,生下来才六个月,就生了眼病,一百八十天,没有睁开一次眼睛。除了吃奶、睡觉之外,昼夜常哭不息,父母都料定我眼睛不会好了。而承蒙过去世的善根,眼病居然好了,仍然能够看清东西,实在是万幸。等到入私塾读书时,又受到二程、朱熹宋朝理学家破除、排斥佛法的毒害,幸亏没有程朱的学问,否则,早就已经身陷入阿鼻地狱了。因此疾病缠绵,空过了好几年。因此想到佛法流传到东土,历经多少圣君贤相,为之护持流通。二程、朱熹的学说,不值得作为真理的准则。于是出家为僧,专修净业。师父以禅宗参究法门教诲我,我说:“弟子没有这个善根,只愿意专念佛号,以期望带业往生。”至今六十年来,悠悠虚度时光,今年已经八十岁了,还没能达到心佛相应的程度。如果专门依仗自力,那么只是自己耽误自己,哪堪设想。然而以我六十年出家为僧的阅历,以及详细观察自己和他人的善根,依仗佛力的修行人,尚且不容易证得三昧,而依仗自力的人,谁是超过五祖戒、草堂清、真如喆以上的人呢?民国以来,大改过去的典章,废除儒经伦理纲常,废除孝道,免除羞耻之心,实行兽化教育,全国如同疯狂一般,互相残杀,每天从事于互相战争。有智慧见识的人,恐怕人道几乎将要灭绝,于是各自想办法来挽救。提倡三世的因果报应,阐扬六道轮回的事实。普遍使得老幼男女,共同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万德洪名。这当中虽然也有跟随他人凑热闹的人,而确实有普通百姓,得到大感应的事迹。在此举出其中二个例子,来显示净土法门不可思议的事实。 一,云南省保山城内的郑慧洪居士,(这是他皈依的法名,俗名不记得。)在云南昭通市经商,在民国十一年,写信来祈求皈依,因此将所印的经书寄给他。他学习了之后,于是就劝他的父母吃素念佛。他的父亲(叫郑伯纯)是一位学问广博的隐士,早先专门研究《易经》好些年,后来又研究道教的《丹经》。因为他儿子郑慧洪劝他学佛,于是又研究禅宗,后来就专修净业,和他的夫人,共同求皈依。郑伯纯,法名德纯,他夫人,法名德懿。在民国二十二年,郑慧洪由四川回到云南,经过苏州,在报国寺住了好几天。第二年春天,郑慧洪死了,他母亲心疼儿子,就服用毒药,结跏趺坐,合掌念佛而逝。去逝后的面貌,光彩明丽,和颜悦色,凡是见到的人,没有不赞叹的。保山县,是云南省的边地,一向都没有人信佛。郑伯纯以他广博的学识和多年的德行,来提倡净土,有智慧的人,稍微有一些相信跟从的。而他夫人服毒,结跏趺坐,念佛而逝之后。这一个地方的人,十有八九,都相信郑伯纯所说,而来念佛求生西方了。即使是善知识在临终时,能够结跏趺坐,合掌念佛,也很不平常。何况是一个没有学问的老太婆服毒之后,而能够这样,如果不是佛力加被,如何能够达到这个地步呢?因此知道佛力不可思议,法力不可思议,众生心力不可思议。然而众生虽然具有不可思议的心力,不以佛力法力来加持,也不能够得到受用。由于蒙受佛力、法力的加持,使得众生的心力,完全显现。所以能够做到毒药不能毒害,现出奇特之相,作为一个地方的化导。她以一个普通妇女的资质,尚且能够现出如此的奇特相,而我须眉丈夫,堂堂比丘,应当也能够自我奋发,而决心努力修持啊! 第二则事例,是江苏省如皋县掘港镇,陆紫卿居士,(法名德超)是个稍通文字的农民,夫妻二人和儿女都皈依了。他的女儿出家,仍然在家里住,他的儿子出家后,不久死了。他儿子出家的衣服戒费,以及送终的费用,都是他供给的。他想要把田产变卖完,做功德,以免有所挂念。田产已经卖出,他的哥哥知道后,让他赎回。他哥哥认为弟弟没有儿子,应当由自己的儿子来继承他的家产,谋夺家产而发生矛盾,他哥哥的气势极其凶恶和刚猛。迫不得已,找到乡长来调解。估计他的田肯定是卖得很便宜,所以乡长不肯协助他赎回。德超进退两难,从乡长家里出来,就投河而死,他的尸体直立在水中,面西合掌。他家人知道了,前往运回他的尸体。因此写信给灵岩寺的当家,祈求在念佛堂中立一个牌位,才知道有这件事。这是去年腊月初八的事。世间有站立而化的人,然而也不多。德超投河而直立往生在河中,比那些在平地立化的,更为奇特。如果不是完全的放下了身心世界,决心期望往生的人,能够做到这样吗?五祖戒、草堂清、真如喆的禅修功夫,声震全国,死后转生成为宰相,成为皇帝,他们的道力已经退步,而何况是了脱生死轮回呢?而这二个人,是普通百姓的身份和资质,临终横死时候的瑞相,比起得道的善知识,也不相上下。由此可见自己修行的功夫,不足以依恃,佛力加持的力量不可思议。还要想靠自力而舍弃佛力,只贪图支撑扩大门户,不计较大众能够得到利益与否,倾慕虚名而轻贱实际的利益,这种丧心病狂的错误知见,怎么到了这种极端的地步? 近世修行的僧人,大都把参禅当作无上乘,认为念佛法门,是愚痴凡夫、普通百姓的修持方法。现今要说是,古时候参究大悟之后,已经证道的圣者,他的神通道力,固然不是凡夫的情见所能测度。至于大悟而没能实证的,如五祖戒等人,能够做到像这二个人的往生瑞相吗?一是专靠自力,一是兼仗佛力,所以致使上智的人不及下愚的人,卖弄巧智反而成极大的谬误啊!因此《大集经》中说:“末法之中,亿亿人修行,少有一个能得道的,只有依靠念佛才能得以度脱生死轮回。”因为这个缘故,元朝、明朝以来,凡是禅宗的善知识,大多都提倡念佛,比如中峰明本禅师、楚石梵琦禅师等。莲池大师开悟后,主张修习净土。彻悟禅师开悟后,废弃参究而来念佛。因为他们观察时节和众生的根机,不得不这样做。如同夏天穿葛麻衣,冬天穿裘毛衣,口渴喝水,饥饿吃饭,不可以固执地死守一个法门,必须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恰当的调整,这样就有宏大的利益而没有极少的弊病。又净土法门,普遍适合各种众生和根机,实在是如来从初成道以至灭度,一代时教中的特别法门,其功德利益,超出世尊一代时教中的普通法门之上。古大德说:“念佛的凡夫,用阿弥陀佛果地上的功德,熏染自己的无明罪业心识。熏习的时间久久,就能够业力尽、凡情空。所以能够使得念佛人的因行具足佛的深广如海的智慧、功德,佛的深广如海的智慧、功德通达贯彻于念佛凡夫的因行之中。”可以说是对于念佛法门最恰当的形容,深妙的无以复加的注解。而何况净土宗四祖法照大师,曾经亲自见到文殊菩萨,教诲开示念佛法门。怎么能不恭敬地尊崇大士的旨意,专心注重于念佛法门呢?根据《高僧传》第三集《法照大师传》中说:净土宗的第四代祖师法照大师,在唐朝大历二年的时候,居住在湖南衡州的云峰寺。大师屡次在粥碗当中,看到有圣境显现,也不知道显现的是哪座名山。有个去过五台山的人,告诉他那一定是五台山。后来大师于是前往拜谒。大历五年的时候,大师来到山西五台县,看到远处有白色的光芒。他循着光芒前往寻找,来到大圣竹林寺。法照大师进入寺院,来到讲堂,看到文殊菩萨在讲堂东面,普贤菩萨在西面,都坐在法座上讲说深妙的佛法。法照大师上前顶礼两位大圣,问道:“末法时代的凡夫,距离佛陀时代很久远了,能教导佛法的善知识也达不到从前的素质了,凡夫的障碍、污垢更加深重,真如佛性没有办法开发出来。而佛法的经典浩瀚如海,不知道应该修行哪个法门才最为切要?只希望大圣为我断除疑惑、迷惘。”文殊菩萨回答说:“你现在念佛,正是最合适的。所有各种的修行法门,没有能够超过念佛法门的,供养三宝,福慧双修。这两个法门(念佛和供养三宝)是最为重要的。这是为什么呢?我在过去生中,因为观想佛陀、忆念佛陀、供养佛陀的缘故,现在证得了知所有种种法的智慧。所以说念佛法门,是所有种种法门之王。你应该经常念诵无上法王,不要间断。” 法照大师又问:“那么应该怎样念佛呢?”文殊菩萨说:“在这个世界的西方,有阿弥陀佛,他的愿力不可思议。你应该持续的念诵他的名号,不要间断。在你生命结束之后,一定能够往生到他的净土,你成就的圣道果位永远也不会再退转。”说完这些话之后,当时两位大圣,各自伸出他们的金手,为法照大师摩顶授记:“你因为念佛的缘故,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成就无上正等菩提(注:即佛果)。如果有善信男女等,想要快速的成佛,最好的方法就是念佛,就能够迅速成就无上菩提。”说完后,两位大圣,互相对说偈颂。法照大师听后,非常的高兴和激动,怀疑和迷惘全都消除了。这是法照大师亲自到竹林圣寺,承蒙二位大圣所开示的殊胜情形。而在《清凉旧志》中,被无知的禅僧把大圣念佛的开示改成了禅语,这实在让人痛恨。新近所修订的《山志》,按照《高僧传》第三集《法照大师传》编录,没有标注《清凉山志》的原因,是担心不知情的人,仍然当作旧的山志来阅读,那么反而会怀疑和诽谤。导致丧失学佛人的正法慧眼,阻断学佛人的善根,那么这个罪过就太大了。这一段前后都节略,至于大圣开示之处,一个字也没遗漏。只是把于“照”字,为了语气通顺写作“师”字,特意为此标明。 五台山,是文殊菩萨应化的道场。文殊菩萨,是七尊佛的老师。菩萨自己说:“我在过去世中,因为观佛、念佛的缘故,现在证得了知所有种种法的智慧。”所以说所有种种法门,般若波罗蜜、甚深禅定,乃至诸佛,都是念佛法门而产生的。过去诸佛,还由于念佛而证得,何况末法众生,罪业深重、福报轻微,障碍重重、智慧浅薄。藐视念佛,而不肯修持,要想一下子证得如来果地,而殊不知要想步入五祖戒、草堂清之后尘,还得不到呢?禅宗自从梁朝发源以来,其教人亲见真如自性的法语,虽然高超玄妙,仍然有文字的义理。六祖之后,南岳、青原二祖于是只用机锋转语教人参究,唯恐参禅人把理解字面意思当作是开悟,而不能实际证得,所以用这个方法,杜绝虚妄冒充得道的弊病。而至于参究的功夫,实在不是容易的事,往往有数十年还未彻悟的人。赵州和尚八十岁了,还南北参叩,所以说:“赵州八十犹行脚,只为心头未悄然。”可见这样大根性的人还要如此勤苦用功,何况根性下劣的人呢?到了宋朝而禅宗仍然大兴,其实能实证的不过寥寥无几而已。就是如同五祖戒这样的智慧,不是平常的人,而是云门宗开宗第一世云门偃祖师的法孙,是宋朝大觉琏国师的法祖,门户高竖法幢好像龙门一般,学者每每知难而退、望崖却步。在当时的声望是何等的显赫,然而只是因为一个见惑未曾断除,哪里还说什么了生脱死,超凡入圣啊?戒公转世后是东坡,这是贫富、老少都知道的事实。他镇守杭州的时候,还不拒绝和妓女往来,可见仍是具足烦恼惑业的凡夫,连须陀洹的初果还没能证得。而今天的人谁有五祖戒的道力,仍然要想靠自力来了生死,而却又过高推崇禅宗,藐视净土,是为什么呢?一是因为少阅读经典以及《华严经》。或者即使曾看过,也粗心大意。二是不知道禅家的宗旨,无论问佛、问法,纵然穷尽世间所有的事理来问,答的时候都是指示归向于本地风光,绝不在佛、在法以及在所问的种种事理上回答。所谓问在答处,答在问处。如果认作照提问的事实来回答的,那么就完全误会了啊。而现在的人罪业深、智慧浅,每每把直指本分的话,当作是字面上的意思理解。比如赵州说:“老僧念佛一声,漱口三天。”以及:“佛这一个字,我不喜欢听。”学禅的人个个都当作了大实话来理解,于是藐视念佛。殊不知赵州“佛这一个字,我不喜欢听。”的下面,还有人问:“和尚还想要做人吗?”赵州说:“修佛啊!”有人问:“和尚受大王如此供养(赵国父子二位王以及燕王,都恭敬供养赵州和尚。)要怎样来报答呢?”赵云说:“念佛来报答呀!”又有出家人问:“十方诸佛还有没有老师?”赵州说:“有。”问“谁是诸佛的老师?”赵州说: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是诸佛的老师啊。”“念佛一声,漱口三天”,和“佛这一个字,我不喜欢听”,以及“修佛”、“做人”,还有“念佛报恩”,“阿弥陀佛是十方诸佛的老师”,都是指向回归于本地风光的机锋转语。如果把前二句认作是实话而落实,必定导致谤佛、谤法、谤僧,将会永远堕入于恶道;如果把后面三句当作实话而努力实行,必定会业力尽、凡情空,现生证得圣果,往生极乐上品,渐次进修以于至成佛。这二种话,种种禅书都一同收录。前二句,凡是所有的人都常常提倡。后三句,印光数十年来未见一个人提到一句的。前后所说都归本分。落实后三句,纵然不能领会赵州的意思,这个功德利益比领会赵州的意思更大。因为虽然不领会赵州的祖师意思,而是遵守如来金口诚言的教诲。前二句,纵然能领会赵州的意思,也不过是开悟而已,而开悟离了脱生死还相当遥远。为什么同样是一个人所说的二句话,前一句领会不了的当做实话,这个祸害实在难以测度,而人人都乐于提倡?后一句领会不了的当做实话,这个利益无穷无尽,而却举世听不见一人提倡?这实在是因为最初学佛的时候,未遇到真正的善知识,和不在身体力行上努力参究所致。一听到这种希奇、仿佛、破除、排斥的话,就心中畅快,常常提倡。殊不知,把古人教人亲见本来的直接的话,当作轻视念佛的谤法的话,末法时代这一种人非常多。除了诚实有涵养,绝不肯把测字的方法用作参究的方法的人,才不会受到这种弊病。否则,都是把“误”当作“悟”的一类人。后来学佛的人,还能够依葫芦画瓢去做,而不想要改变修持的法门吗?何况各地方的居士,护持佛法、普遍济度的心极其热诚,如果仍然把参禅的名义当作自己个人的修持还可以,如果因为仗自力不能获得佛法的大利益,要怎样来报答诸位居士的热心,又怎么能鼓舞诸位居士的坚定的道心呢?印光忏惭愧的是没有智慧和德行,然而以出家六十年的阅历,本不敢对所有的人说这些话。只是因为果定上人和和尚都厚爱印光,而来看望,加上年纪已经八十岁了,朝不保夕,不把印光所知道的告诉诸位,供养碧山常住,实在是抱歉之至。 念佛法门,是律、教、禅、密各个宗的归宿,是人、天、凡、圣成佛的捷径。所有的法门,没有不是从这个法门流泻而出;所有的八万四千行门,没有不还归于这个法界。智慧浅薄的人,都把念佛法门看成是愚痴凡夫、普通男女所修习的法门。难道不知道华严会上,善财童子以证得十信位之后的地位,受到文殊菩萨的教诲,普遍参访善知识,随即听到善知识的开示,随即就能证得。最后到普贤菩萨道场,承蒙菩萨加被开示,善财的修证和菩萨等同,和诸佛等同。普贤为他称赞如来胜妙功德,教他发十大愿王,用这个功德,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以此期望圆满佛果。并且劝导全部华藏世界海诸菩萨,都发十大愿王,共同求生西方。华藏海众没有一个人是凡夫、二乘以及未破无明的权位菩萨,最低的位次,也是圆教初住菩萨。这些人已经能在无佛世界现身做佛,以及随着众生的类别现种种身,以此度脱众生。往上从二住,乃至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、等觉,每个位次的功德力用加倍殊胜。这些菩萨都以十大愿王求生西方。他们是什么人呀,我们罪业凡夫怎么敢有所违逆?从这里就可以看出,念佛法门,实在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,上成就佛道,下度化众生,成于开始成于终极的的总持法门。所以使得九法界共同归向,十方刹同声赞叹,千经全都阐扬,万论全都宣说。因为念佛法门,是用阿弥陀佛果地上的觉悟,作为念佛人因地上的心行,所以就能使念佛人的因行,具足阿弥陀佛的智慧、功德,而阿弥陀佛的智慧、功德,通达贯彻于念佛凡夫的因行之中。俯伏的希望,和尚能够悯念印光的愚朴的诚心,观察众生现时的根机,放弃参究一心念佛。守文殊、普贤的圣训,步彻悟、莲池的芳尘。使得学佛的人,都能够现生获得了脱生死的大利益;让

\

护持佛法的同修,共同登临莲池上善海会。那么,过现未三世诸佛,悲心就会极大的欣慰于常寂光中;五大宗各位祖师,就会破颜微笑于真如实际。巍巍五台,既有弘扬成于开始成于终极法门的人,芸芸佛子,应当一起修持心念佛心是佛的无上道法。不知和尚肯接受与否?如果说:“人各有志,怎么能强人所难?你守你的法,我行我的道。”那么,也只好惭愧自己的狂妄,不敢再有所冒渎。请把这封信寄回灵岩,就在大殿文殊菩萨像前烧掉,以此表白印光微不足道的为五台常住愚拙的诚心。

本文链接:印光大师:念佛法门是诸宗归宿、成佛捷径(文白对照)

上一篇:印光大师:聪明子弟往往因手淫而夭折(文白对照)

下一篇:印光大师:无德之人莫效王威(文白对照)

你可能感兴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