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大师:君子要固守防闲止非的礼法(文白对照)

更新时间:2019-11-11 09:55:33 作者: 阅读次数:

君子要固守防闲止非的礼法

原文  来信何得姓名俱不写。若寄己家尚可。若令人转,则有不知误事之虞。临终欲不昏沉,必须平常有真行持。平常泛泛悠悠,临终何能清白。朱荣鑫事,若非虚说,决定可以往生。一因其宿有善根。二因全家助念。助念之事,利益甚大。若不为助念,便成破坏正念。勿道无功夫之人不能往生。即有功夫之人,由家人破坏,亦不能往生。故当深劝家人同修净业,方可不致功败于垂成。或仍沉沦于生死苦海也。汝儿不敢见女人,然在家人日日常见女人。若见女人老者作吾母想,长者作吾姊想,幼者作吾妹想。无论何等女人,皆作此想。久之则见他女人与见己母姊妹无异矣。又见女人以其美而起邪念,常想此人肚皮里尽是屎尿。只一张薄皮包著,似乎好看。若把此皮去了,则无一点好看。女人如是,自己也如是。未见时作此想,当见时此想现前。久之则邪念自消。若娶妻亦作此想,不致贪色早夭。否则危险之极。不但尼寺不可去,凡亲友家均宜不涉嫌疑。(如在密室,及不见人处坐谈。)古人嫂叔不亲授,非授不得,以或致有邪念起,故立此为防闲之法。瓜田不纳履,恐远处望见谓摘瓜。李下不整冠,恐远处望见谓摘李。正人君子无邪念,尚须如此执著。况一见女人便起邪念,何可不执著乎。烦恼是妄,何可云不能断乎。所言不能断者,乃系真性。真性在未证前,随恶缘则成烦恼,而仍不变。随善缘净缘而成菩提,亦不变。譬如真金打做马桶夜壶,虽日盛粪,而金性仍然不变。打做佛像菩萨像,虽极其贵重,而金性仍然不变。世间人各具佛性,而常造恶业,如以金做马桶夜壶,太不知自重了。若知此义,谁肯常作马桶夜壶之下作东西乎。然人争著做马桶夜壶。百千万亿中,或有不肯作马桶夜壶,一意要作佛像菩萨像,连天帝大王之像亦不肯作者,盖甚少甚少也。——《文钞》之《复吕智明居士书》印光大师 著述

\

译文

你的来信怎么连姓名都不写?如果是直接寄到你家里还好,如果是让他人转交,就有不知道收没收到,而最终误事的担忧。 临终要想不至于神志不清,必须平时有真实地行持。平常漫不经心地修持,临终的时候怎么能清醒、明白。朱荣鑫临终往生的情况,如果你说得没错,必定可以往生。一是因为他过去世有善根,二是因为得到全家人的助念。临终助念这件事,利益相当大。如果不为其助念,便会破坏其人临终往生时正确的念头。不要说没有念佛功夫的人不能往生,就是念佛有功夫的人,由于家人的破坏,也不能往生。所以应当极力劝导家人共同修持净土法门,才不至失败于将要成功之时。或者导致仍然沉沦于生死苦海之中不能出离,那就太可惜了。 你的儿子不敢见女人,然而在家人天天常见女人,如果见年老的女人当作母亲想,年长的当作姐姐想,年幼的当作妹妹想。不管什么时候见什么样的女人,都做这样的想法。时间长了便会见一切的女人如同见自己的母亲、姊妹没有两样了。又见女人因为其美丽而起邪念,应当常常想这个美女肚皮里尽是屎尿,似乎好看的,只是一张薄皮包着而已。如果把这个皮去了,便没有一点可爱之处。女人是这样,自己也是这样。没见的时候作这样观想,在见到的时候也这样观想。时间长了则邪念自然消灭。如果已经娶妻也要作这样的观想,才不至于因为贪色而过早地夭折。否则就相当危险。 你儿子不但尼寺不可以去,凡是亲友家都不应该有涉嫌疑。(比如与异性亲友在密室以及不见人的地方坐谈等等。)古人的礼节中,嫂子和小叔子不能亲手传递接受物品,并非是传递接受不得,是恐怕导致生起邪念,所以建立这种礼仪做为防闲止非的办法;瓜田旁边不系鞋带,恐怕他人从远处看到还以为是在偷瓜;李树下不整理帽子,是恐怕他人看见还以为在摘李子。正人君子没有邪念,还要如此固执守礼。何况一见到女人就起邪念的人,怎么能够不执著呢? 烦恼本是虚妄的,为什么说不能断除呢?所说不能断除的,乃是真如自性。自性在未证得道果之前,随顺恶缘便成烦恼,而自性仍然是不变的;随顺善缘净缘而成菩提,也是不变的。比如金子打造成马桶夜壶,虽然天天盛粪,而金子的质地仍然是没有变化的;打造成佛像菩萨像,虽然极其贵重,而金子的质地仍然不变。世间每个人都有佛性,而常常造作恶业,如同用金子做成马桶夜壶一般,也是太不自重了。如果知道这个道理,谁肯永远做马桶夜壶这些肮脏的东西呢?然而现实的情况是,人人都在争着做马桶夜壶。百千万亿人之中,或者有不肯做马桶夜壶,一心一意想做佛像菩萨像的,甚至于连天帝天王之像都不肯做的,实在是少之又少啊。——佛弟子 敬译

\

本文链接:印光大师:君子要固守防闲止非的礼法(文白对照)

上一篇:印光大师:汪含章夫人往生记

下一篇:印光大师:害虫该杀吗?

你可能感兴趣